甲午沉船“经远舰”找到了!却藏着北洋水师比战败还悲剧的命运

2018-09-30 12:21:12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整理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授权自公号我们爱历史(ID:ailishi777)


01

124年前的壮烈


2018年9月22日,国家文物局披露的一桩新发现,刹那间触动起多少记忆的痛。


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考察队,在辽宁省大连庄河海域水下十二米处。


发现了一艘沉睡百年以上的近代战舰,经过对打捞装备以及舰舷外壁名字牌的反复辨认,考察队终于确定:这艘舰体倒扣状态且被淤泥覆盖的战舰,正是124年前,甲午黄海大战里壮烈沉没的北洋水师战舰:经远舰



在124年前,1894年9月17日的黄海血战战场上,经远舰的沉没,是足以与邓世昌壮烈殉国比肩,足以震撼人心的壮烈时刻。


经远舰,德国伏尔铿造船厂建造,拥有2900吨的排水量和15点5节的航速,装备有14门火炮和4枚鱼雷发射管。


在北洋水师的战斗序列里,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1894年9月17日,完成护航任务的北洋水师,突遭日本联合舰队袭击。


在日本舰队占有吨位航速绝对优势,且旗舰“定远号”信号旗被毁的危局下,北洋水师各舰陷入各自为战的困境里。


“经远号”也被日舰“吉野”、“浪速”、“高千穗”和“秋津舟”死死围住,陷入绝境苦战。



但是,就是在这几乎被“围殴”的困境里,火力航速比四艘日本主力战舰差得远的“经远舰”,却迎着炮火狠狠打出重拳。


“一对四”的惨烈对决里,被四舰隔离在主战场外的经远舰,也多次发炮击中日舰,全舰包括管带林永升在内的231名官兵殉国,仅16人获救升还。


血战到底的一幕,连凶残的日军都由衷致敬:“(经远舰)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


但比起这令敌人都震撼钦佩的一幕。


甲午战争结束后,“经远舰”这以弱扛强的热血一刻,却在各类史料里,常见被匆匆一笔带过。


哪怕在各个版本的“北洋水师题材”影视剧里,这浴血一幕,也不过是几个草草镜头。


一如,这场血战里的英雄:“经远舰”管带林永升。



02

曾被“选择遗忘”的英雄


在北洋水师的各位管带里,名声低调的林永升,却是履历极不平凡的一位。


这位14岁考入船政学堂的福建侯官汉子,24岁时被派往英国留学深造。


在英国教官同学怀疑的目光里,把英国海军名校穆德学堂所有的考核都拿到优等。


还曾在英国马那杜大舰上实习,参加过地中海的多次巡航。


28岁那年,他还参加了朝鲜平乱战争,六年后远赴德国,亲自指挥开回了清王朝订购的“经远舰”。


堪称那一代中国近代海军拓荒者里,才能十分卓越的一位。



那为什么比起刘步蟾林泰曾等袍泽们,同是曾留学海外,林永升却名声“低调”?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谦和的性格。


在常见各种暴脾气的海军圈子里,曾获赏“御勇巴图鲁勇号”的林永升,却是出名的好脾气。


哪怕后来长期担任“经远舰”舰长,他带兵也从来谦和。


就算将士犯了错误,他也从来不在大庭广众下羞辱责骂,与同僚间的相处,也是与人为善。


属于北洋舰队人尽皆知的好脾气。


但就是这样一位“好脾气”,练兵却从不含糊,“经远舰”向来以“昕夕操练”著称。


甲午战争爆发后,低调的“经远舰”,也是打仗不用动员。


黄海大战开打前,谦和的林永升郑重下令:“经远舰”的船舱木梯全数去掉,几乎以搏命姿态,踏上这残酷战场。



然后,就有了黄海战场上,“经远舰”以决死精神,浴血抗敌的一幕。


性情冷静谦和的林永升,在四舰围困的困局下,一如既往的冷静,战舰在日舰围攻下着了火,他就一边有条不紊的指挥救火,一边坚决指挥还击。


在射速航速远弱于敌的情况下,“经远舰”精准的还击,叫这四艘号称“帝国精锐”的日舰吃够苦头。一艘日舰还中弹起火。


直到日军以速射炮近距离猛攻,强硬的“经远舰”才在烈火中缓缓下沉,林永升管带头部中弹,壮烈为国捐躯……


虽然在甲午战争结束后,血染黄海的林永升,也得到了清王朝的抚恤追封,但随着《马关条约》的签订,痛感深深耻辱的清王朝上下,却也有人迁怒于北洋水师的战败


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里,北洋水师的“落后”“腐朽”常被大书特书,这支血战到最后的近代海军,常被近代“学者”们扣上各种嘲讽的字眼。


而包括林永升在内的,那些为国浴血奋战到最后的将士们,或是被遗忘,或是遭到不公平的指责……



1994年,大连市黑岛镇鳌头山前坡上,终于竖立起了林永升的雕像。


从此以后,对于林永升等北洋将士的纪念追思,已是越来越多。


直到今天,“经远舰”的再度现身,也足可告慰一百二十四年前殉国的将士们。


但需要反思的是:北洋水师,这样一支以坚决的姿态,血战到最后的舰队,为什么会在战争之后,遭到了那么多的指责抹黑?以至于诸多为国血战后的军人,要承担那么多的“污名”?


这个现象,恰恰是甲午战争前后,北洋水师比战败还要耻辱的悲剧。




03

惨遭“污名”的北洋水师


其实,作为曾拥有“亚洲第一”光环,承载着清王朝荣耀的强大舰队,“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爆发前,就生活在清王朝各种怀疑的目光里。


大清朝堂上那些拥有良好名望的“清流”们,他们看不到世界军事发展的大势,没有半点近代军事常识,但这不妨碍他们巧立名目,对北洋水师横加指责,巨额的海军建设投入花费等事实,就成了北洋水师的“罪状”。



而当甲午战争爆发后,这些开战前一直指责北洋水师的清流们,却又一反常态,无视清王朝多年军备废弛,北洋水师战备严重不足的事实,一心鼓噪北洋水师主动出战。


其中的用心,恰如《蜷庐随笔》里翁同龢的名言:吾正欲试其良楛,以为整顿地也。战败?那正好是整顿北洋水师的绝好理由。


所以,在甲午战争失败后,那么多关于北洋水师的“污名”,诸如“聚众赌博”“纪律败坏”之类的指控,相当多的,都来自也别有用心的目的。


也同样是随着甲午战争的失败,败北于日本的耻辱,也叫很多近代“学者”们,不肯相信其背后全方位差距,只宁愿相信北洋水师自己的“败坏”。


于是20世纪初,清末各类舆论,抹黑北洋水师的论调就甚嚣尘上,甚至还把“战舰上养狗”“炮管上晾衣服”等段子,作为北洋水师的“罪证”。


而血战到底的官兵们呢?除了邓世昌等少数人外,其他人要么如刘步蟾一样,被野史黑化为叛徒,要么如林永升一样,在这类“污名”中被遗忘。



好在那样一个时代,已经过去。


那个时代流传下的,有关北洋水师的种种歪曲误传,依然需要理智的看待澄清。


“经远舰”的重见天日,应当会在不远的将来,北洋水师那一代忠勇的军人,那段壮烈的岁月,也值得我们更多更好的纪念。


因为对于英雄的尊重,永远是国家强大的动力源泉。


参考:《清史稿》《日清战争》《沉没的甲午》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删除或收录联系 QQ:707038281